欢迎光临散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经典散文:感恩节险遇

时间:2017-12-16 00:00来源:网络 点击:0

几年前感恩节的惊险遭遇,于我永远的刻骨铭心。

那天早上,我去市里参加一家杂志社的创作年会。这年会中午就结束了,和与会者一起摄影留念一起用餐以后,我拎着一只小包,优哉游哉地往家走。走到书院街十字路口,我瞄一眼隔离护栏,靠近了斑马线。哎哟,前头有一位老兄弟不顾对面红灯的警告,正加快脚步穿越车如流水的马路。“啧啧,老兄哪,交通法规,是生命之友,你怎么这么不要命?”站在斑马线边,我扭头向左看,蓦地发现,一辆黑色小轿车如饿虎扑食般地向我冲过来。“不好,有车要撞我!”我的大脑急速做出应急反应,命令我的右腿迅速往右后方撤。尽管那“黑虎”不是风驰电掣,可是机械化究竟厉害,我的避让还是来不及了:在我右脚刚刚提起来还没有着地那一刻, “黑虎”已经撞上了我拎着的小包,将我和拎包一同高高地抛了起来。这下子,我这副在老年排球场上久经摔打的身子骨帮了大忙:我的大脑迅速命令手脚,协调动作,调整好落地姿势,准备迎接考验。嘀嗒之间,我的双脚连同膝盖一齐着地,我的左手松开拎包,啪嗒,两只手也同时撑着了马路。我着地了,虽然被汽车抛出了四五步距离,可是摔地后我的身体竟然完好,仅双手和膝盖蹭破了一点点表皮。我乐了,哧溜一下就爬了起来。一瞬间,我又跨前几步,伸手捡起了被车子撞坏了的拎包。

黑虎轿车也停了下来,开车的司机吓傻了,他把着方向盘,瞪圆眼呆坐在驾驶座位上。当事者昏,旁观者清,副驾驶座位上的那一位清楚着,他急忙打开车门走过来。那人看见我已经爬了起来,一叠连声地问我:“老伯,怎样啦?怎样啦?”大难不死,洪福齐天。我抱着撞坏了的拎包,笑笑说:“没事,没事,有这个拎包保护着,我好着呢!”“再看看,伤哪儿了?”副驾驶诧异地盯着我,似乎不敢相信,一个被汽车高高抛出数米远的老人,摔在硬邦邦的柏油马路上,竟然会安然无恙!“真的,我好着呢,”我伸伸手,踢踢腿,灵活地活动着身子,然后摊开右手说,“嗯,这只手大鱼际有点破皮,是被地面撑的,不过没事。好啦,我走了。”

我抱着包,正要迈步,清醒过来的司机跑过来拉住我,说:“老先生,对不起,一千个一万个对不起,抽支烟吧,您给我留个地址,我好找您看您。”我挥挥手说:“不必啦,你们也走吧,要堵车的!”我想,司机是让了穿马路的,才撞上了我这个站斑马线的。司机也吓得够呛了,怨不得他,况且我逢凶化吉了,万幸万幸。“留一个吧,有情况好联系。”司机十分执拗,无奈,我给他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我挥挥手,急匆匆往家走。走着想着,我咧嘴笑了;笑着,我又觉得好后怕:撞车,车祸,听着也叫人毛骨悚然的事情。今天我遇着了,可是我一点也没事,逢凶化吉,因而我又直觉得还是应该笑:啊,如此惊险的经历,我竟然能够化险为夷,完好无损,看来我福大命大,吉运匪浅,日后一定洪福齐天、长命百岁!

傍晚,司机来电话了,说他开车来看我。我说:“你知道我住哪儿吗,放宽心吧,我好着呢,我正写着日记《感恩节的险遇》呢。”

(责任编辑:精品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