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经典散文:不爱,却总是遇见

时间:2018-01-10 00:00来源:网络 点击:0

今天早上,公司晨会点到,部门总监报出的数字一下子少了五人,我想我的想法应验了。

昨天,管理层会议之前,部门里一个经理来找总监,说是他们部门又有两个人要辞职了,我说如果那两个人辞了,那么另一个人也呆不住了,如果这三个人都走了,那么她们部门那个唯一留下的人估计只是因为和她有亲戚关系而不好意思开口了。

人生总是如此有趣?无奈?无力?

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当初我做业务员的时候,也是如此很多人来来往往,当时我就开始躁动不安,有人说是因为太多的熟悉离开了。我不知道是http://www.chaozhibuy.cc/27dd/548eac989cd8.html否如此。如今我在这里,我看着很多人进来还http://www.chaozhibuy.cc/16a9/f472f1bd72a5.html没混个脸熟就已经离http://www.chaozhibuy.cc/a84a/62f63a7b2f9c.html开了,昨天我重新对部门人员名单,一个经理问我那个人是谁,那个人的名字在他部门的名下,他不知我就更不知了。

今天,又有一个部门经理和他们部门共五个人全走了,主要是这个经理跟我还比较好一点,我的感觉就更多了一点吧。之后另一个部门的人纷纷加要离职的一个男的微信,我打趣他说萌妹纸是不是看上你了?他说他都不知道http://www.chaozhibuy.cc/16ee/c93dcd6ba32b.html是谁,之后其他人也纷纷被加微信,我就觉得奇怪了点,我不认为一个办公区域一起工作快一个月都没有加微信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的人,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热情是因为不舍他们的离开。但我没有说,倒是那个被http://www.chaozhibuy.cc/9368/e10c58d0cc9a.html打趣的男的说怕是为了要我们的工作信息本或是是业绩(工程项目的转单转到部门另一个人头上,已确保这业绩还在本部门),我不知道这答案对不对,但我还是说可能就是不舍吧,但我的内心深处应该是不相信我说出来的不舍的,就像我也加过部门哪些只是脸熟甚至是都不脸熟的人的微信,因为我需要向他们确认一些事情来完善我的工作。

我不知道我该以怎样的心情面对,说是不舍,又有谁会为我留下,说是无情,却还是有所触动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个经理说她昨天虽然在管理层会议上撑不住失态了,哭得什么都美说出来,但她没打算走的,因为他们部门还有一个人愿http://www.chaozhibuy.cc/3d0c/61478ddff4d1.html意为她留下,可是管理层会议之后却是部门总监的无情,今早她来办交接手续,http://www.chaozhibuy.cc/16f9/63dc0b1082c7.html她跟部门总监说不要我走了就把我当做反面教材!我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我想我能猜到点什么的。利益是人类永恒不变的话题,有用之时什么都可以谅解,无用之时什么都是错。不是人情凉薄,而是趋势的力量太过强大,让漂浮其中的一艘艘小船不由自主沉没其中,不为了别的,只为了活着,只为了那个所谓活得更好地誓言。

我身处这个漩涡边缘,我感到的是遥远和摇摇欲坠。

我去看那个部门的办公室,也是带着目的心去看的,我要清点一些属于公司的物品,但我情面上还是抹不开,我做不到理直气壮地执行人走茶凉,但却不得不在他们还没走的时候做这件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件事看起来没有那么悲凉。显然我所做的事也没有太多的效果,因为其中一个男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好干,我缩了一下说说话就说话,不要http://www.chaozhibuy.cc/ab8b/2c17ae82367b.html动手。对方却说了一句真实人走茶凉,其实我不知道是他忘了我曾经也是这么跟他们说话的,还是此刻他们的心境变了。

太多的离别,即使是不那么深情的离别,一天天累积,一件件累积,然后在某一天,变成一股洪流,拍击着我的心,和情。我不知道那些看起来若无其事的其他几个玩得还可以的人是否也是这么感觉的。

我不知道是否是不舍,只是感觉我曾经经常进去的办公室就会想到我还会再走进这间空荡荡的办公室吗?我仔进来的时候会不会是落满了灰尘?我再进来时会不会显得很奇怪?

但我知道还会有别的经理来,然后重新组建一个新的团队,就像是之前那个经理走的时候,也是整个部门辞职了,然后来了一个经理,很快就又是一个新的团队出现了。

总是这样,走的人走了,来的人依旧会来,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我说http://www.chaozhibuy.cc/c631/03e278255e74.html不出一句话来挽留,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每一次离开,都有必须离开的理由,不管是觉得情分已尽还是挣不到钱,而我却没有一个让他们必须留下的理由,不管是情分还是钱,别的我就更想不到了。

曾经,我总想闭起眼睛,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听,让我什么都不知道,直到身边的人总在议论。现在,我想闭起眼睛,却总也闭不起来,因为泪水会流出来,湿了我的脸,湿了我的心。

曾经一个业务员说他离职了,我说你确实不适合干这行,因为你太多的http://www.chaozhibuy.cc/a2d0/226b084d0aa1.html感情了,你容易受感情的驱使,你的业绩的好坏、你身边人的离开。他说曾经那些人也是,后来才变成这样的老油条的。

我说那些人一年甚至一两个月就变成了老油条,而你可能要三年。老油条这个词还是我跟他说的,我说那些都是老油条,不管跟他们关系多融洽,同吃同住一起上班多久,走了在他们的记忆里留不下一点影子。他笑笑,我也笑笑。

我想我也有点习以为常了吧,对于离别,因为此时我也还能面无表情地跟别人说他们一个部门全辞职了。

(责任编辑:精品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