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精品散文网

欢迎光临散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经典散文:送别

时间:2018-01-17 00:00来源:网络 点击:0

外婆生前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我的,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最近我状态不佳,心烦意乱,可当我接电话的时候,却一反常态,当时出奇的平静,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无论她说什么,我都点头称是。在那短短的五分钟里,我近期所有的颓废、不安、难过仿佛全都风轻云淡了。也许冥冥之中自有上http://www.chaozhibuy.cc/15b1/deb72cf86d14.html天注定,让我在外婆的遗言里感受到平和,也让外婆走得心安,否则,这辈子我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我是第二天中午惊闻噩耗的。那是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周五,母亲在电话里早已泣不成声,我只能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听出外婆去世的字样。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的啊了一声,母亲再次重复了一遍,犹如晴天霹雳,我头脑发蒙,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我马上回来!”。我在电梯里叫了http://www.chaozhibuy.cc/aa33/aae8dc635288.html车,眼泪早已流出眼眶,坐在马路边上终于忍不住抱头痛哭。

小时候,我是中国千万留守儿童中的一员,外婆就是我的全部依靠。从http://www.chaozhibuy.cc/27c7/fcb3a1e1d5a7.html呀呀学语到五岁多上幼儿园,外婆全力呵护着我。从小我身体不好,中途还险些丧命,这一切都让外婆胆战心惊。夜里衣不解带,白天更是寸步不离,出去干农活也都是背在背上。听说谁家小孩在河里摸了几尾小鱼,说什么也要给我要来熬汤;又听说喝生鸡蛋能增加营养,从此几只母鸡下的蛋就全到了我的嘴里;每次赶集,总要给我买两个热腾腾的肉包子,可自己却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当我生病的时候,背着我徒步几十公里,到医院求医问药。这一切,我都记得,我打心里感激又懊恼,懊恼自己不能回报她对我之万一。

我在司机师傅诧异的眼光里哭了一路,他关切的询问我没有作任何回答,只是不停地催促他开快点。是啊,快点,让我早点见到外婆。跑进家门,我直奔外婆的房间,我看见外婆安静地躺http://www.chaozhibuy.cc/9b6c/5f39a94de533.html在那里,神色安详的像是http://www.chaozhibuy.cc/ce67/e227d49e927d.html睡着了一般。我跪在她面前嚎啕大哭,怎么也不敢相信,昨晚还跟我打电话的外婆,此刻已跟我,跟她最疼爱的外孙,阴阳两隔。

很快负责后事的阴阳先生来了,吩咐母亲跟几个舅妈为外婆整理遗容。殡仪馆的车早已在楼下等候,我跟父亲,还有两个舅舅亲自把外婆的遗体抬上车,送到殡仪馆。

晚上回家整理外婆的遗物,我在窗台上看见一叠老照片,全是我小时候的。外婆是真的始终牵挂着我,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我不知道外婆有多少次看着那些照片,嘴里念叨着我的名字。还有给她买的衣物,几乎全是新的,她总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有一双鞋子,看鞋底应该只穿过一次,她用袋子包好,放在鞋盒里,可现在,外婆却再也没机会穿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外婆一生清苦,受尽了生活的艰辛。出生于动荡的年代,解放前和解放后的苦,她都吃透了,你听说过易子而食吗?外婆亲眼见过。人吃人对我们而言只是历史书上的记载,对她来讲却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家境贫寒的她,没有上过一天学,直到现在也不识字。二八芳龄嫁给外公,此后便把自己的所有都献给了这个家庭,献给了自己的五个子女,献给了她的子子孙孙。她一生好强,总不愿居于人后,她总说自己没有文化,大字不识,所以她想尽办法供自己的http://www.chaozhibuy.cc/9860/356af4befbbb.html子女读书,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一名解放军。总是家里家外,不停地忙碌,中年的时候,摔了一跤,头顶缝了四十多针,后面又长肿瘤,做手术,这一切,都没有把她打垮。她的身上仿佛总有使不完的劲,总有打不倒的意志。好不容易拉扯大http://www.chaozhibuy.cc/8547/5e3aabc37cfb.html了几个孩子,外婆也没机会闲着,因为她还要带孩子的孩子。先是我表姐,其次是我,然后还有表弟。长年积劳成疾,外婆孱弱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了了,在照顾表弟的中途,一夜之间双腿瘫痪,这一病,就是十几年。期间全家人遍访名医,求医问药,都不能治好她的双腿。我从没见过如此命苦的人,她这一生,从没享过一天清福,就连不能行走都还在为子女担心。她担心大儿子的家庭,担心老二的生意,担心大女儿的身体,担心二女儿的病儿子,还担心老幺的仕途。这还不够,她还要操心孙辈们http://www.chaozhibuy.cc/4135/9ffaf88a17c2.html的事业、姻缘等等等等,她这辈子总有操不完的心。所以当她知道我最近诸事不顺,特意打电话安慰我。对我们而言只是普通的打电话,可对一个大字不识,年过八旬的老人,却好比在解一道你没学过的方程式一般。我不知道外婆是怎样眯着昏花的眼睛拨http://www.chaozhibuy.cc/a826/2a9b8124160b.html通我的电话的,当她小心翼翼地确定了我的声音后才如释重负。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从小性子倔,遇事不要心急,不要钻牛角尖,也不要跟父母闹别扭,他们也都不年轻了。跟小雷要好好的,年轻人遇事多沟通,你要听话。你外公给你算过,你今年不太顺,你不要心急,过了就好了,我就担心你,压力那么大,何时才能成个家啊。”当时的http://www.chaozhibuy.cc/d943/ef96ce5e2965.html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外婆对我说的最后一番话。事后我才知道,她仿佛知道大限将至,给身边的人都打过电话,她总是这样,考虑的如此周到,处处都为他人着想。她曾对我母亲说,自己存了一点点钱,等我结婚的时候,她要亲自交到我手上。我的外婆,你为什么不能等一等,等到我结婚,我一定亲手为你剥开一颗喜糖,甜到你的心坎。

她恨自己病倒在床,给儿女增添了负担,她拒绝子女给她找保姆照顾生活,因为她知道一年要花好几万,她不想拖累自己的孩子。外婆总是这样,再苦再难,她都只愿自己承担,不想连累别人。对待左邻右舍,也总是真诚以待,慷慨助人。

我不懂老天为何不能多给这位善良的老人一些时间,让她能够真正享享清福,体验天伦之乐。我恨自己,恨自己不孝,没能多陪陪她老人家。之前装修房子,我说等装修好了我接她到新房子住一段日子,可外婆不肯,她说自己重病缠身,去新房子不吉利,你看,她又这样。可我知道,外婆是很想去看看的,所以我暗下决心,等装好了说什么也要接她过来,可外婆却没等到这一天。我好后悔自己没能早点装修完,没能让她去住一住,哪怕看一眼也好啊,她肯定会很高兴的。

吊唁期间,每天前来的人络绎不绝,这都归于外婆的影响力。有老家的,有外地的,最远的从深圳坐飞机过来,甚至最后一天晚上凌晨,都还有人驱车几百公里,他们都来送这位平凡而又伟大的老人最后一程。这个没有文化的老人,用自己的处事哲学,影响着身边的人,让我们这些在她眼里学历高,能力强的人所尊重。

出殡那天是早上六点半,天气很冷,汽车挡风玻璃上的露水已经结成冰了。我开着车,缓缓跟在灵车后面,我的后面跟着十多辆送行的车,绵延上百米。我在心里默念着:外婆,一路走好,你不会孤单的,我们都来送你了。这辈子您太苦了,愿来生,您能享受个太平盛世,锦绣年华!

(责任编辑:精品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