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反刍这半年

时间:2017-12-20 00:00来源:网络 点击:0

反刍这半年

文/颖骄

这几年,每年都有写年终生活总结的习惯,也有代写年终工作总结的经历。

我的2017年,被暑假分成两http://www.chaozhibuy.cc/9fb4/7f6d1fee6e43.html部分,前半年和后半年的工作和生活截然不同。前半年可以说称心如意,有滋有味。后半年这么说吧,我再也没有穿过带跟的鞋,再也没有参与过群聊,当然,也没有请过假。

年底了,自己本身就忙得内心惶惶,一接电话却还都是找我有事的,于是各种躲。

喂,帮忙写个总结吧?喂,写个典型材料吧?喂,帮忙改一下孩子的参赛作文吧?喂,要来检查了,教室布置帮一把吧?喂,你去年的教案呢?喂,把那个二十万字的文档再整理一遍吧?……而且都有期限。唉,都是小事,没一件大事,而且,这么久没见了,还有人记得你擅长什么,应该感激如此抬爱才是。于是熬了许多夜,也得罪了许多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可是没人知道,这半年发生了很多事,家搬得乱七八糟,以为自己再没机会上大讲台了,之前亲手整理的宝贵资料都不知道放哪了,甚至我来的时候居然刻意没有带讲课用的耳麦,后来屡次用到才让人捎过来。

总是追求完美,就认认真真去做每一件事情,导致累。每次都怕帮不好别人而自己给自己施压。人家找的就是爱认真的。认真是福也是累,因为你认真才有人找你帮忙,又因为找你的人太多而精力不支。

女儿成绩一出来,我一夜未眠。她很努力,全班第五,但是被前四甩了很远。我很愧疚,显然这是因为我领跑助力不够,她在那个差生居多的班级,靠自己努力太不容易了,我觉得是因为我没时间管她,而且她没上过一天辅导班,也没给她调过班。屡屡有人劝诫我,要以自己娃为重,我是不是该调整一下思路了?

挂在我口边频率最高的句子是“我没时间”,聚餐也没时间,观光也没时间,去外地学习也没时间,去领奖也没时间……唉……怎堪物是人非,寒风牵http://www.chaozhibuy.cc/db78/e7a517aa4c34.html起旧事,一个小卒子,http://www.chaozhibuy.cc/ce18/7e4d5b6002fa.html一只小蚂蚁没了方寸是不是?调整,调整,急需调整!

这几个月,我每天把大小练册习题过目Nhttp://www.chaozhibuy.cc/fc6e/125df7059f5a.html遍,接触来自不同学校不同班级参差不齐的学生,翻阅不同老师布置的形形色色的作业和五花八门的模拟试题,了解了不同年级段的作文水准,批改过一年级的看图写话,也http://www.chaozhibuy.cc/8b1d/5a8273237188.html修改过大作家的文章……还接触了很多爱岗敬业又默默无闻的私立机构教育工作者,耳濡目染了她们与家长沟通的耐心与技巧……我常常这样反思不足,如果让我到公立学校再带一届三四年级,经验一定会自然而然地发挥作用,一定会比以前教得好。可是我还有那样的机会吗?

那天,我改了一篇初中作文,挣了一个红包,有点儿大。想起曾经免费批改作文和无偿写文章的日子,思绪万千,五味杂陈。如果有一天我不教了,是不是有些可惜啊?女儿问我:“我们老师http://www.chaozhibuy.cc/01dc/65f3fcc25af0.html问你是不是老师?我说是,但又觉得回答不对,你现在到底算不算老师啊?”真是哪痛戳哪!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老师了。

梦见自己还是学生,梦见我们班主任深夜了还在微信群布置作业,我跟同学发牢骚,抄写作业那么多,天天盯着手机看,眼睛怎么受得了?就这抄的题不是添枝加叶就是缺胳膊少腿,不符合正确答案。每天盼望着,盼望着,作业终于发群里了!今天的出题人又是班上那个扎羊角辫的。我抄啊抄啊,把b抄成d了,把升调抄成降调了,把乘号抄成除号了,还把六个零抄成八个零了!唉——还不如直接买份卷子得了,打印一张作业题图还两块,不知她是让谁的猪手拍的图,一天一门作业就几张题图,还看不清!比买卷子代价大多了。家里省吃俭用专门给配了一部智能手机供我写作业时接收作业用,我上课没忍住刷了一下手机还被班主任狂批了一顿,泪奔而醒……

最近还总是梦见一篇一篇的文章,立意精绝,完整丰盈,醒来还依稀记得主要内容,过会儿就忘了。或许是因为天冷人懒,久不动笔,梦中屡文吧。

每次紧张忙碌的周末一结束http://www.chaozhibuy.cc/447a/6f0376c5d231.html,浑身上下每个细胞就能放松一下了,而且这次活动课后终于没有作文需要批改,没有文章急需编校了,周一前半天可以全心全意地干些家务了,首先犒劳一下乖儿子。

他说他要吃炸饼夹火腿,为他做的时候,他站在背后问:“妈妈,墙为什么会动?”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到阳光透射下蒸汽在墙上跃动的影子,好像墙真的在动,面对油锅,我并未开口应和。他笑嘻嘻地说:“墙就是动了嘛,墙就是动了嘛!”

嗯,看久了墙就真的动了,墙会动,你可以去做诗人了。

因为每晚我要上晚辅导,中午的时间拒绝了聘请,归属儿子,约定俗成,吃完饭是他填英语卷子的时候,最后一题仿写英语作文《介绍自己的好友》。对于他的水平来说完全自己写是不可能的,而且我还要照看洗衣机,不能逐字逐句教他。刚好上一题就是阅读理解一段父子对话,其中,“我”有一个好友韩梅梅,关于外貌描写的句子就可以直接照搬套用。但是儿子很执拗,说他没有女朋友,偏不那样写。好吧,要写男朋友是吗?“乌黑的长头发”那句不能用,“漂亮的短裙”那句也不能用……他立刻插嘴说结尾那句“我们天天在一起,我很喜欢她”也不能用!好吧,有本事你自己把那些不能用的改一下。写作业练句型而已,还挺封建,封建的http://www.chaozhibuy.cc/b9d7/0528042a3f5b.html程度跟我们小时候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

吃饱喝足,任务完成,他调皮的本性就爆发了。围着我又蹦又跳唱起了《世上只有爸爸好》,还一边唱一边用眼睛瞟我的反应,我懒得搭理他,也没空深究哪里得罪了他。看得出,他明明知道这样唱做妈妈的都会头上升起一团火。但是他爸爸去外地刚走几天,这样唱是有情可原的。他唱着唱着歌词套不下去了,还笑嘻嘻地跑来问我:“没爸的孩子像什么?”像调皮鬼!我没好气地回答。“调皮鬼”一听笑得前俯后仰,竭力止住笑问我歌词怎么改好押韵!

过了没两天他又主动找我背诵古诗,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啊!于是大加褒奖。结果他背着背着就开始给我背诵恶搞版的《游子吟》。

晚上俩宝贝又在做圣诞贺卡,“调皮鬼”叠了一个圣诞老人,略作加工装饰后,吃吃地笑着说:“圣诞老人发礼物,发啊发啊发得撑不住了,两股眼泪啊……”我一看他的“圣诞老人”真的是两股眼泪啊。

临睡前,“调皮鬼”又缠着我给他从网上买了一套书。人家早已选了很多放进购物车,并一一淘汰,最后剩下一套,订单提交,就等我输入密码了!还说:“你输密码,我不看,我眼睛闭上了。快输http://www.chaozhibuy.cc/f5ec/8be7b1350e1f.html!”

书可以买,但必须做读书笔记,而且要坚持写,不能像以前那样三分钟热度,一曝十寒;还不许买新笔记本,把之前堆积的那些只写了几页的笔记本用上;读书笔记的几个要点,说来听听,说对了再商量。

他都乖巧地一一答应照做了。

第二天晚上,我回家发现他正在看电视,面前整齐码放着一摞笔记本。一见我回来就追问,快递的书现在到哪里了?星期几能到?并做出要查物流的架势。这书呆儿子有时候让人抓狂,但有时候却越看越让人心疼,心疼到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他毕竟只有10岁啊。但有时候,又怕去想,能这样陪他的日子还有多少呢?他终究会长大,他的课程会不断加深,我跟他一起解决难题的日子终会结http://www.chaozhibuy.cc/172f/e429966d154e.html束。就连他们姐弟俩在一起的日子也变少了,变得会互相谦让了。

这半年,虽有诸多缺憾,但很特别,遂记之,供回味反刍,以暖余生。

2017-12-20

(责任编辑:精品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