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情,永远着迷

时间:2018-03-04 00:00来源:网络 点击:0

情,永远着迷

庞逢文

二 十多年来,艳的倩影一直在他记忆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刻骨铭心。艳,是他当年的同学。在他的心目中,艳是一位如水温柔似诗靓丽的女人。

那时候,他正是喜欢穿蓝色牛仔裤,做五彩斑斓的梦的年龄。初踏进那个充满了欢声笑语的校园里,他就好象独自走在宽阔无痕的沙漠里看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诱人的绿洲,他身边的女孩一个个如花似玉,一个比一个靓丽。可是,他却紧闭情感的闸门。直到班里转来一个女孩---艳,艳俏丽的脸庞,柔媚的眼神和曼妙的身姿,最重要的是艳那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让他怦然心动,情窦初开。

记得当年,班上也有男女同学成双结对,花前月下、卿卿我我。虽然他对这个叫艳的女同学一见钟情,然而他父母亲的声音常在耳畔;''男人,应该事业为重;学生的任务是学习''。学业未成,前途渺茫时,他惟有将他对艳真挚的感情,悄无声息地埋藏心底。由于课桌离艳的座位远,多少次他和同龄的艳背后的男生对换了位置,这样可以闻到艳散发出的淡雅体香,那体香他今生回味无穷。快乐的日子,在翻动着书页的指间悄然流逝。1995年毕业后,他和艳天各一方,杳无音信。

工作 后 ,他 感觉 到 身边的 女孩温柔的 目光如影随形。他婉言谢绝一些女孩的 似水柔情,艳早已 占据 了他 的心灵。他 边工作边参加廣西初中教师全員培訓,提升学历、增长知识。1999年,他终于打听到了一个残酷的消息:艳 已为 人妻了,他 心如 刀 割,泪满眼眶 。那个细雨 飘 零 的 http://www.chaozhibuy.cc/8917/8f0faa767bfa.html晚上 ,他 呼朋唤友 去 酒店喝酒 K歌。痛定思痛,最后在父母的摧促下他选择了另一个女同学,和她心手相牵走进了钦州港经济开发区民政局结婚登记。2000年,他离开工资微薄的学校,进入了一个经济效益较好的单位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儿子的出生为家庭增添了许许多多的欢乐,他的工作也随之忙忙碌碌。没有艳的日子,思念的潮水淹没他干涸的心田,他食不甘味。多少个夜阑人静的晚上,艳装饰了他温馨浪漫的梦。记不清多少回,他在内心深处千呼万唤着艳的姓名。相思到了极处,他决定约天各一方的艳相聚在夏夜里的钦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再见艳,他发现艳多了一份少妇的风韵、成熟,却更加靓丽迷人。

时光荏苒,转眼他将成了不惑之年的男人。一个星月交辉的夜晚,他终于鼓起了勇气向他魂牵梦萦的艳倾出了这份感情,他这才知道参加工作后,艳能歌善舞,她在乡镇组织的文艺演出中,同镇政府的一个工作人员的男人相遇相知,艳当年是普通教师。艳嫁给了对她穷追不舍、大胆拥抱艳说爱她那个男人,她只想寻找一个让情感方舟停泊的港湾。艳悠悠地问他:为何当年不敢说出口,现在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家庭,艳希望他好好爱他的妻子。艳说,‘‘因为你的妻子也是我的同学,你的妻子是一位美丽贤惠的女人’’。是啊!妻子和他同甘共苦,无怨无悔。记得某年的某天晚上,他胃痛时,是妻独自一人到药店里去为买药;每当他拖着满身酒气味回到家时,是妻子将他呕吐在地板上的污秽物清理干净;家中没有洗衣机时,妻子每天把他油渍斑斑的工作服用http://www.chaozhibuy.cc/ea8a/5a6479f75e25.html双手搓洗。而艳的老公,于他捷足先登的那个男人能给艳富足的物质生活。其实,他今生想给艳的一切艳早已拥有了。所以只要艳是幸福快乐的,这份快乐是不是他给的已不重要。知道她贷款购房,想帮忙他却无能为力;她16年如一日在同一所村校任教,他问她为何不调到一所更好的学校,她说没有亲朋官员关系不能调动。艳还开玩笑说他是教育局领导就可以了,他感慨万千。多少年来,他生活在一个人的柏拉图,他能给艳什么,内心里总有着深深的歉意。逢年过节,还有她的生日,他惟有一条短信为她这个老同学送上一份深深浅浅的思念与祝福。

情,人类美丽永恒的主题;永远到底有多远,直到记忆无处存,愿来世今生再续缘。写到这里,又让他想到了电影《罗马假日》的男女主演那纯洁的友情。男演员是好莱坞永远的绅士,他的名字叫格里高利.派克,女演员是个天使,出身名门,她会讲多国语言,举止优雅得体,她高贵善良,她的性格矜持却又平易近人,娇美的容颜和如花般的笑靥,楚楚动人,她是落入人间的天使,她的名字叫奥黛丽.赫本。那一年,格里高利.派克遇见奥黛丽.赫本时,派克先生刚刚过完36岁生日,而奥黛丽.赫本,她还是一个23岁的女孩,格里高利先生对奥黛丽一见倾心。1954年9目,当奥黛丽·赫本和丈夫结婚时,格里高利.派克千里迢迢赶来,参加了奥黛丽赫本的婚礼。派克送给奥黛丽的结婚礼物是一枚蝴蝶胸针;1993年1月20日,63岁的奥黛丽在睡梦中寿终正寝、驾鹤西去,派克先生获息后,派克来了,来到奥黛丽的身边看日思夜想的奥黛丽,来送别她,看她最后一眼。彼时,格里高利.派克已是77岁高龄,拄着拐杖,步履蹒跚,老泪纵横。1http://www.chaozhibuy.cc/843b/b9a757521c68.html0年后,著名的苏富尔拍卖行举行了奥黛丽生前衣物首饰的义卖活动。又一次地,格里高利·派克老先生来了,颤颤巍巍。87岁的格里高利此行的目的,只为那枚蝴蝶胸针。最终,格里高利如愿以偿拿回了胸针。

格里高利·派克先生和奥黛丽 ·赫本超越爱情之上的纯洁友情永远让这个世界为之唏嘘动容,他们纯洁友情的故事,对现在一些红男绿女来说,永远是一剂可以净化心灵的良药。

世间有许多感情都是经得起 风雨,却经不起平淡,经得起聚散,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时间会冲淡激情,爱情也会从浪漫过度到平凡,爱,不仅是一见钟情的现在,更是不离不弃的将来;情不仅是海枯石烂的誓言,更是情有相依的未来;将心换心才可用情取暖,相濡以沫才能坦诚相见。眼里看到的是疼惜,心里给予的是甘愿。安静的相随相伴,平淡的相依相恋,是简单的心安更是珍贵的情感。有人说,“世间最珍贵的不是一见钟情的遇见,而是两情相悦的风雨人生”。爱情,是有所谓的在乎,无所谓的风雨同舟。真心相对才可敞开心扉,理解懂得方能惺惺相惜;相濡以沫才有恒久相依,只有懂得珍惜,只要愿意付岀,才能爱有眷恋,情在心中。

这个百花争艳、月朗星稀的夜晚,他在家里听音乐、欣赏电脑中艳的http://www.chaozhibuy.cc/c187/15aecd78b1c9.html倩影。他想,或许有些人出现在生命里,是用来相依相伴,有些人只是用来想念的,与爱情无关。电脑音箱传出一首谭泳麟《情》,愿歌声飘进艳温馨的梦中。

“情,永远着迷”,端详着这几个字,他的记忆在心声流淌的时空回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喜欢经典老歌,喜欢那个唱《离不开的心》的型男形象,喜欢那个被千千万万同龄人称为一辈子偶像譚詠麟的歌。他想,老友的感觉就是如此,并不是非常想,却一直不曾忘记。永远在心底,如家乡院落一株栀子花的淡香,徜徉不去。

其实,他也不是刻意要说一些有关怀旧的人和事,他的笔下也不是非要择以旧色添加溫暖的布景,他只是情不自禁。他只是迷醉于那样的幻觉,幻觉如果可以丰盛贫乏的生命履历,幻觉如果可以使爱恨淡漠。幻觉如果能让单薄的视线拓开边际,他不怕别人嘲笑他的天真,人生的世故,浅尝辄饮就好,如若非要贪求每顿必备,肠胃必定承受不起重負。

文字里他甘愿将自己隐蔽的只是默然的阅读中感受悲欢,他习惯将自己的性情之水随简简单单、清清浅浅的文字一起溶合流淌,他寻找的是谋和心灵的倾訴与叙説,或许会晦涩,或许会艰深,或许会苍茫,或许会沉郁,都无妨他的一路探寻,他对着它们就像藏民面对群山高原一样虔诚,深喜。

爱情移植到亲情的土壤里仍然枝繁根深的情感迷惑了。他一直觉得,当爱情沦为亲情时,也就是平淡并長久的开端,彼此相握,只余左手握着右手的溫暖。可有那么一种比亲情还浓厚的爱,她的保鲜期可以有多長呢。

爱的溫度始终浓烈,花开酴醾,不知可得幸否。这或许就是应了这两句歌词:“只因我有着你,一切http://www.chaozhibuy.cc/6d2e/3e626bf19888.html也觉完美,情是永远着迷,永不相欺。只因我爱着你,心中有了甜美,愿留住落日,晚风中共对''。

当他们在此情可待的惘然中,他仍http://www.chaozhibuy.cc/c96b/9ab4e2609a68.html旧愿意相信,惟有一句释怀是最真切---情,永远着迷。

随笔《情,永远着迷》 作者:庞逢文 作者简介:庞逢文,男,汉族http://www.chaozhibuy.cc/0b47/fed3a8da31f7.html,广西钦州人,1976年9月生,1995年9月参加工作,2007年http://www.chaozhibuy.cc/725e/79d153e18606.html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广西师范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毕业 http://www.chaozhibuy.cc/6f98/e562ff2f06fb.html, 现任广西钦州泰兴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生产部职员,他爱读美文、喜欢听经典粤语老歌。

庞逢文电子邮箱:@·com 性别:男 http://www.chaozhibuy.cc/b743/a4bd0f242a9d.html 联系电话: 微信号码:

(责任编辑:精品散文网)

------分隔线----------------------------